丝瓜黄瓜app下载

片刻的迟滞逐渐出现在段青与铁林之间的空气中,与前方正在喧嚣不已的海盗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瞪大了眼睛的段青半晌之后才消化了自己眼前的这位铁钩船长口中的误会,同时轻轻地擦了擦自己的额头:“阁下目光如炬,这么快就能看出我们与薇尔莉特之间的关系了呢。”

“不要用这样浅显的方式来恭维我,我可没有那么蠢。”属于铁林的鄙夷之声随后再度响起在了段青的面前:“看到你们发现那个女人时那副激动的样子、并且七手八脚帮忙抬走的时候,你们之间的关系就已经昭然若揭了。”

“毕竟我们已经找了她很久。”段青一脸无奈地挠了挠自己的鼻子:“虽然我们没有想到最后会以这样的方式找到她,直到我们来到这座桥的尽头之前,我们也一直没有见过她呢。”

“……你什么意思?”又一次话音的凝滞当中,铁林的眼睛也逐渐睁大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你们所认识的这个名叫薇尔莉特的女人,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

“这也是我们想要搞清楚的事。”

苦笑的感觉在段青的脸上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灰袍的魔法师同样一脸严肃而又郑重的表情:“薇尔莉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就是摆在我们眼前最重要的问题,她是怎么出现在如此偏远的深海之中,又是因为什么而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伤势……”

“哼,难为你们如此拐弯抹角地问我。”似乎明白了对方一直缠在自己身边究竟是为什么,铁林双眼中的精光也随之隐藏在了自己那凌乱的须发之间:“要是你们胆敢对我们有半点怀疑,我现在就会把你和你的同伴们从这里赶回去。”

“我们冒险者从来不会做这种有违道义的事。”向后微微退了一步,段青随后躬身向前行了一礼:“我们只想得到我们想要的情报,比如——您当时遇到薇尔莉特的时候,究竟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呢?”

“这个嘛。”

眼中闪过了几分奇怪的神色,铁林的目光忽然偏向了一旁,原本神采奕奕的那双眼睛此时也因为这个话题的出现而出现了犹疑的意味,就连回答也变得低沉了起来:“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告诉你们倒也无妨,不过——”

“不过什么?”

“……也罢。”

清纯甜美无忧无虑的少女

闭上眼睛沉思了一阵,铁林的声音随着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再度回到了段青的耳边:“事情发生在大概一天之前,当时的我们正在前往避风港的海路上,暴风雨已经在我们的身边刮了将近几个小时,我们与上天的新一轮交锋也刚刚开始。”

“负责观望四周的观察手特里斯·霍普率先发现了异常。”他指了指自己的身后,跨越了高塔所在范围的那片断桥后方的风雨之内:“霍普声称他发现了一片……暗黑区域,就像是被黑夜所包围的那种东西一样,即使是在深沉的暴风雨中都显得非常易见。”

“那就是薇尔莉特当时的模样吗?”

“实话说,我们当时甚至不敢靠近那片区域。”

面对段青紧随而至的提问,铁林的回答声显得更加低沉了:“我们只是稍微靠近了一点,风暴就变得更加强烈了,那片被黑暗所包裹的区域内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东西,就连能够避开元素风暴的肆虐、帮我们找到方向的罗盘都开始变得失灵了起来。”

“但我们可是海盗。”

就像是提及到了某种令人自豪之事,说到这里的铁林忽然冲着段青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驰骋四海的海盗,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事情而退步不前?要是在这里望而却步的话,我铁林的面子岂不是要抛进无尽的海底深渊里去?”

“我对阁下表现出来的勇气感到钦佩。”段青再度低头摆出了恭敬的行礼动作:“不过按照我们对薇尔莉特的了解,她应该不会使用这种维持生存的方式才对。”

“那是你们这些喜欢玩弄魔法的人才会考虑的事情,我才不会去考虑这些。”用鄙视的目光望了段青一眼,铁林将展示自己勇气的手臂重新收了回来:“我们当时只以为里面有我们海盗们从未见过的宝藏,所以便一头冲了进去,但是与暴风和黑暗搏斗了半天之后的结果,就只有这个漂浮在空中的女人。”

“没错,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幅模样了。”记忆犹新的一幕恍如再现,他的目光随之落向了高塔所在的方向:“安杰还曾经提议我们用抢来的魔法大炮给看上去不像是人的生物一点颜色看看,但最终还是被我阻止了,我们试探着将船靠近到那片黑暗能量的中心,然后才渐渐地看清了包裹在黑暗气息中的那名女子的身影。”

“那些黑暗的能量……它们不会伤及到人吗?”紧锁起了自己的眉头,属于段青的声音随后响起在一段时间的思索之后:“是它们护佑着薇尔莉特没有落入水中?”

“不知道,反正是安杰派人将她拖回到船上的。”

比了比自己的脖子,铁林随后摆出了一个拉扯的动作:“将一个如同黑色太阳一样的能量体拖回到船上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我甚至都已经准备好动手砍人了,好在那些诡异的黑色魔法能量拥有一些自己的灵性,在即将与我们触碰在一起之前就像是漏气的球一样缩了回去。不过——”

“自从那些能量消失、将她显现在我们面前之后,她的状况一直都非常危险。”海盗船长望向那座黑色高塔的目光也随之变得深邃了起来:“若是没有遇到我们,让她继续在海里飘荡,她甚至都无法活过今天吧。”

“她现在能否活过今天也不一定。”

紧攥着自己的拳头,段青的声音仿佛也淹入了深沉的海洋当中:“不过还是感谢阁下对薇尔莉特的救助,想必阁下也用尽了延续她生命的方法和尝试了吧。”

“都是一些无用的努力,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铁林一脸无谓地摆了摆手:“要尽力帮助每一个落水之人是我们这些海员们的信条,但我们在这片海域上称霸了这么久的时间,还从未遇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正好避风港的主人也是一名对神秘的研究颇为透彻的人物,所以就正好一起送到这里来了。”

“那就让我再确认一遍:阁下与钢铁号是在空无一人的海域上,将她从黑色的能量体中打捞上来的,对吗?”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段青随后也露出了释然的笑容:“阁下并未遇到任何其他的危险,也没有遇到将她打伤至这种地步的敌人?”

“……没有。”凝目望了段青一阵,铁林最终摇头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的威胁。”

“很高兴您能为我们提供这些情报。”

再度点了点自己的头,段青将自己脸上浮现出的艰难笑容埋首在了自己低头的动作之间:“青灵冒险团无意与海盗们为敌,以后也不会主动与你们为敌,这一点可以向你们保证。”

“大话之类的谁不会说?”鄙视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逝,铁林转而将努起的下巴落在了眼前那辆残破车厢所在的方向:“真要对我们释放善意的话,那就拿出一些实在的出来。”

“凝兰。”

明白对方此时指的是什么,段青冲着依旧独自一人挡在所有海盗前方的暗语凝兰招了招手:“让开吧。”

“没有魔法驱动的情况下,这辆列车已经很难启动。”破空的风声与暗语凝兰浮现在段青身后的景象随后在一众海盗的面前出现,与之相伴的还有他转身离去的淡然声音:“希望这个几乎已经没有什么用处的铁壳,能对现在的你们带来一些帮助。”

带着暗语凝兰微笑不已的身影,这位灰袍的魔法师随后向着高塔所在的方向走了回去,灰色与蓝色相互交织在一起的背影在铁林等人的眼中似乎也显得无比协调,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无懈可击的整体:“……哼。”

“老大……不,船长大人。”一名凑近过来的海盗随后也收起了自己之前一直在前方叫嚣的神情:“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么任由他们挑衅——哎哟。”

“你懂什么,那几个家伙可不好惹。”伸手敲了一下自家属下的脑袋,铁林转而将自己的眉毛和拧动的铁钩一起转回到了段青离去的背影上:“而且从他们与莫尔纳先生的交流情况来看,他们与避风港之主的关系也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

“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他转身冲着其他人警告道,视线也随之落在了眼前的那辆车厢上:“况且我们还有很多弟兄们需要安置。”

“让他们都过来吧,我给他们找了个临时用来休息的地方。”

这位铁钩船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声音低沉地说道。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属于这座避风港的生活也再度恢复了玩家们印象中习惯已久的普通日常状态,只因为环绕在这片深海区域周围的暴风雨天气,看上去一直都没有就此停歇的迹象。与海盗之间的交流也随着这段生活的持续而在这片面积不大的断桥区域间持续,与之相伴的还有段青等人里里外外不断忙碌的景象,负责帮助莫尔纳的他们随后也在这位避风港管理者的指示下,为这些临时安置在这个地方的避难者们救治和生存所必备的物资不停地准备着。

生命药水,医药用具,还有最关键的水和食物——这位隐居在此地千年之久的魔法师,看上去似乎都能将这些东西源源不断地拿出来。

“总之在暴风雨没有彻底平息之前,我们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可想。”

由薇尔莉特被安置的阁楼上逐渐走下,属于段青的声音随后出现在了放下了最后一箱饮用水的雪灵幻冰耳边:“先待在这个地方混一段时间吧。”

“我倒是也不反对继续留在这里打探和侦查。”闻声站起身来的雪灵幻冰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但问题是我们现在依然没有丝毫进展,无论哪个方面都是如此。”

“只要薇尔莉特没有真正意义上死去,我们就还有希望。”环视着周围依旧还在因为病痛而叫苦不迭的那些海盗伤员,段青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继续刷莫尔纳的好感度吧,以他到现在为止表现出来的能力,这里有办法救薇尔莉特的也只有他了。”

“我们能帮的都帮了,连海盗们对我们的印象都在好转。”雪灵幻冰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在海路和陆路都被封锁的现在,大家都可以称得上是共患难的同伴,就算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关系也会逐渐变得越来越好的。”

“你看朝日东升那个家伙就知道了。”说到这里的她指了指高塔的门外,此时正在与大批海盗们不停比划着的那名巨斧战士身上:“今天的海盗们头上都长了草,非要在桥上自己碰碰拳头,结果偏偏被那个家伙看到——”

“想必我们的朝日东升同志也已经闲得浑身难受了吧。”望着正站在围观海盗中间与其中一名海盗对拳的那道哈哈大笑的身影,段青无奈地按了按自己的眉毛:“幸亏他还算是一个在之前的战斗中被海盗所认可的男人,不然这会儿估计又要引发出什么不必要的冲突出来。”

“若是真的打起来也没什么,就当打发时间。”雪灵幻冰敲了敲自己背后的白色长枪:“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待得久了,就连时间的流逝仿佛都已经没有什么概念了呢。”

“最怕这些时间的流逝失去原本的意义。”刚刚舒展开来的眉头又逐渐收紧,段青将自己的目光重新落在了那些嬉笑怒骂的海盗之间:“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总觉得他们与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有一些隔阂。”

“问题应该出在他们自己身上。”同意似的点了点头,靠近过来的雪灵幻冰悄然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距离那些人群不远处的铁林所在的位置:“我想他们应该还隐瞒了什么吧。”

“你觉得呢,看门的?”

她的嘴角微微翘起,然后将手指点在了正在苦笑不已的段青胸口上。